直播四川 | 文明创建 | 未成年人 | 蜀风评论 | 文艺之窗 | 公告 | 主题活动 | 志愿服务 | 魅力巴中 | 理论创新 | 巴蜀儿女       热线电话:0827-5111662 | 巴中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巴中文明网 > 巴中社区
通江沙溪供电所电工郑先朝
发表时间:2014-04-16 11:28:00 | 来源:巴中日报
  

  

  

  奔走在乡间路上

  

  

  入户检修

  挎好工具包,扛起绝缘梯,快步走出家门……4月14日,天刚放亮,通江县供电公司沙溪供电所运维电工郑先朝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1995年5月,23岁的郑先朝成为乡镇企业沙溪大井坝电站的农村电管员。农家出身的郑先朝非常珍惜这份工作,无论烈日酷暑,还是风霜雪雨,只要哪家有个用电故障,他随时腰挎工具包就出现在哪里。

  春去秋来,抄电表、检修线路、为群众解决用电故障,在大家眼中,这个平平凡凡的岗位,42岁的郑先朝已经干了19年。在沙溪供电所服务的沙溪镇、文胜乡、胜利乡、板凳乡4个乡镇,因为他太熟悉家家户户的电网情况,乡亲们都亲切地喊郑先朝为“郑乡长”。

  傻:不惧伤痛不占公家一分钱

  在许多熟识的乡亲们眼里,郑先朝全然不顾惜自己,有点过于“傻里傻气”。但这份“傻”,却为他赢得了更多的信赖,

  2006年3月,在王坪村校检避雷器时磁柱突然断裂,郑先朝被高压电打倒在地,胸椎骨折断5根,昏迷了4个多小时。国网通江县供电公司送他到华西医院治疗,并垫支了6万元医药费。一个多月后,他背着固定胸椎骨的钢板和钢钉又重返工作岗位,并把剩下的1万多元钱交回了公司。

  “咋不以后续治疗费用或工伤补助名义用这笔钱?还退回去,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大傻瓜。”面对旁人的讥笑,郑先朝却答道:“公司不录用我,我也就是一个农民。再说我一受伤,公司就立即把我送到大医院救治,不然,哪里还有我第二次生命?”后来,郑先朝又把医保报销的3万多元全部上缴给公司。

  2009年7月,郑先朝在给沙溪镇街道居民廖永生排除线路故障时,不慎从绝缘梯上摔下来,左肩胛骨骨裂,左手至今使不上力。两次受伤留下6处伤痕,每逢气候变化就腰酸背痛,但郑先朝从未向公司要过一分钱的工伤费和生活补助。他还笑称,有了“天气预报”,他就及时调整工作地点、增减衣服,很少淋雨挨冻中暑。

  郑先朝干脆“傻”到底。他还自费购买了摩托车,只为能第一时间解决村民的用电故障、及时抢险检修线路和每周一天开展帮助重点工程、困难群众运维的“心连心服务站”活动。10多年来,他跑烂了3辆摩托车。

  勤:6年一张作息时间表

  沙溪镇街道及附近彭家岩村、大城村、王坪村、红云崖村的部分村民小组共2500多户居民用电量占沙溪供电所的三分之一。但因种种原因,该片区的线路、变压器布局不合理,电压低、电损高、故障多,居民的意见很大。

  2008年初,郑先朝自掏腰包在沙溪街道租房住下来,主动承担沙溪街道片区的运维工作。

  6年来,郑先朝只有一张作息时间表:早上6点做好一天的饭菜,天不亮就爬墙壁、钻蛛丝网,对老化、布局不合理的线路进行检修改造,降低电损减少“黄灯”,让居民用上安全电、满意电;抄录2500多户的用电量、故障处理、线路检修,能在晚上10点回家就算享福了;一日三餐是故障高峰期,插座不通电、开关不灵等,每天不低于40起,忙完红云街忙桃源街,用户不时催促,他恨不得把摩托车当火箭开。正在读初中的小儿子回家后只好一个人热剩饭、泡方便面。

  “‘郑乡长’起早贪黑的忙,就是为了我们用电方便、不交冤枉钱。”沙溪街道62岁的白显忠说,线路改造好了,电损低、电压高,电费节约了,电灯亮堂了。“他还给我们留下便民服务卡,并把电话写在墙上,随叫随到,哪个还不满意呢?”

  今年1月1日晚9时许,沙溪镇红云街700多户居民用电量剧增,导致该处变台低压刀闸熔片烧毁。郑先朝和同事刘汉、胡学坤、陈兴浩立即检修,300A的熔片换上不久就烧红了,半个小时又被烧毁。刚回家还没来得及吃饭的郑先朝又赶过去,换成400A的熔片,但也只管了二十多分钟又被烧毁,郑先朝最后换成630A,并一直守到12点用电量下降后才回家吃饭。此后每晚8时到12时,郑先朝都要到红云街守候,熔片一烧毁就更换,保障居民用电不受影响,直到1月28日更换变压器,27个风霜雪雨,冻得郑先朝的耳朵长满了冻疮。

  “6年来,沙溪街道没有发生一起与用电有关的纠纷和上诉事件,政风行风满意率达100%,这都是郑先朝辛勤工作的结果。”沙溪供电所所长杨波说。

  清:再困难也没动过歪念头

  古朴、低矮的三间瓦房被烟熏黑,一个有些破旧的洗衣机竟成了家里唯一的电器。4月14日下午,骑车20分钟,郑先朝带着记者赶到大城村他家中。“这么久才回来,是不是又莫米菜吃了?”妻子殷富琼嗔怪道。

  环顾一下这个家,妻子先天肢体残疾,基本丧失劳动能力,母亲患有尿毒症,但无钱透析治疗,患病在家。70多岁的岳父耕种1亩多土地,供全家人生活。两个孩子读书、家庭开支全靠郑先朝1800多元的工资,早已难以为继。

  “2006年以前还可以有时间回家耕种5亩田地、喂养猪牛,一年不但够吃,还可以卖些钱补贴一下家用,自从管理沙溪街道后就没空了,父亲勉强能耕种1亩,仅够一家人吃。”郑先朝有些无奈地说。

  尽管家里过得有些困难,街道居民新房用电安装入户时也请过郑先朝,“安装一户可以挣500元,但就没时间给其他用户处理线路故障了,他们用电谁来保证呢?”郑先朝从没利用职务之便动过歪念头。

  对待生活,郑先朝总是乐观的。特别让他欣慰的是,他的两个儿子都很懂事,很体贴他,成绩也很优秀,“这也许就是老人们常说的‘好人有好报’吧。”郑先朝看到了美好的未来。 (王兴元 本报记者吴健)

责任编辑:巴中文明网李明
精神文明建设图文简报
志愿服务
区县动态
我们的节日